津贴方式经营职员和工人酒店,活着是一种职务

企业概况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由实业集团榆彬公司经营的柠条塔矿业公司“四平台”餐饮服务项目,在实业集团的大力支持和主业单位配合下,经过精心筹备,目前已进入试营业。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公安提醒:

《活着》是余华的代表作品,小说讲述的是一个老人—徐福贵的一生。名叫福贵可福贵的一生非福非贵,相反他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悲惨的一生,与死亡相伴的一生。福贵出生于一个封建地主家庭,本来过着无忧无虑的富少爷生活。但是好景不长,因为他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并且整日游走在妓院赌场之中。最终在别人的算计中,用他的话说就是“龙二挖好了坑让他往下跳。”他把徐家几代的家业全部输去了。一夜之间福贵从一个富少爷变成了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从此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他的生命中,“福”与“贵”再也与他无缘了,从而伴随他的是无尽的苦难和无情的死亡!

“四平台”餐饮项目,是柠条塔矿业公司面向“四平台”三栋公寓楼居住的区队职工而新设的餐饮项目,分上下两层,可容纳800-1000人就餐。是陕北矿区第一个“0”补贴形式经营员工餐厅。试营业期间供应品种主要有:面食、水饺、快餐、凉菜、各种饼共十多个品种,在饭菜质量上严格把关,精心制作、规范操作,同时认真进行了成本核算,合理定价,尽力为就餐人员提供家一样的味觉享受。

联络朋友发微信,同一个圈子组个群,同一兴趣爱好再组个群,有事没事都在微信……不得不承认,微信群也是现代人社交生活的一部分了,谁的微信账号里没三五个群?那么,今天小编得给微信群主们提个醒了,如果您身为群主常常不在微信,不“尽责”,万一有人在群里做了违法的事了,您可能就因为“失职”同罪被处罚了。

经历了从峰顶跌落谷底一般的人生重挫,福贵终于洗心革面,开始老老实实地做一个佃农,勤勤恳恳地干起农活,也学会了关心妻子,疼爱儿女。但人生的苦难也从此真正开始,他为病重的娘到城里去抓药,不料被抓去当了壮丁,两年的血雨腥风使他饱尝了生命死亡之苦后,终于死里逃生回到了家里。却发现娘因为无钱医治已经去世,而女儿凤霞在他被抓走的日子里因为一次高烧,永远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在其后的日子中,厄运的阴影一直追随他的脚步,残暴的夺走了每一个与他有缘的人的生命,毫不吝惜,毫不同情,残忍到了决绝的地步;活泼健壮的儿子死于一次医疗献血;本已嫁为人妇有了一个幸福归宿的女儿凤霞却在难产中死去;善良贤惠的妻子家珍积劳成疾被软骨病夺去了生命;老实能干的女婿死于工地的一次飞来横祸;聪明可爱的外孙是吃豆子撑死的。从他的父亲到他的外孙,他身边的亲人都一个接着一个地离他而去,他亲手将自己的亲人们一个个地埋葬,最后只剩下他一个老头孤零零地活着。

据悉,试营业以来,一层餐厅档口全部开放,每天就餐人数600人次以上。尽管如此,与惠森公司经营的一食堂相比,实业集团“四平台”餐厅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一是在矿区“一卡通”开通前,给员工个人补贴的餐卡暂不能在“四平台”餐厅使用,影响就餐收入。二是柠条塔矿与惠森公司的合同还未到期,对其水电燃料人工补贴还要继续,两个餐厅的经营条件不对等,困难局面还将持续。实业集团榆彬公司充分认识到困难,变压力为动力,以对主业单位和员工高度负责的责任感,从严从细做好每一项工作,严控经营成本,为柠条塔矿业公司员工提供方便快捷的美味佳肴。

#非常案件#
浙江省云和县人民法院此前判处了一起利用微信传播淫秽视频案。被告人谢某是一个微信群的群主,群成员人数长期保持在二百人以上。据谢某称,不知从何时起,有人开始往群里发淫秽视频。后来,淫秽视频竟发展成这个微信群的主要传播内容。
张某在几个月前进群。经查,去年8月至10月,张某在该群传了121个黄色视频。作为群主,谢某本该负起监督管理职责,却并没有阻止群成员传播淫秽视频。

经历了如此深重的苦难,可福贵依旧能坚持活着,他没有被命运打败,他没有选择以死亡来解脱。那么,是什么让福贵能够在那样的艰辛和苦难中活着呢?他那样艰难的活着又是为了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去思考和探寻的问题,《活着》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生命哲学?我们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何在,生与死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

图片 7

法官审理认为,根据刑法相关规定,二人均已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系共同犯罪。鉴于两人认罪态度好,遂分别判处二人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图片 8

图片 9

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法律系副主任郑宁指出,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司法解释规定,利用互联网建立主要用于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的群组,成员达30人以上,对建立者、管理者和主要传播者,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活着是一种责任

图片 10

作为人,从我们出生那一刻起我们就有了各自相同或不同的责任。生活在这个社会上的人就必须要承担一份责任。不光是人,就连动物也是一样,繁殖后代、延续种族就是它们的责任。不过,相对于动物简单而单纯的繁衍的责任,人作为一个社会的人有着更多更复杂的责任,除了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责任外,还有许多的社会责任。例如:家庭责任,工作的责任,社会的责任等。只要我们活着这些责任我们就必须承担!

为什么群主成了垫背的?
答案就在于群主的监管职责。微信群主与群员权利的核心区别:
群主可以删减微信群中的所有群员,而群员则不能删减微信群中的其他群员。微信群主的监管职责:

福贵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当然也有着他应尽的责任。作为徐家的独子,传宗接代当然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丈夫他要养活一家妻儿老小。尤其是在他输光所有家产,一贫如洗的时候,他的责任就更重了,一家人的生活都要靠他一个人了。他必须担起这份重担,撑起那个摇摇欲坠的家,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他不能丢弃他肩上的责任。所以他必须活着,因为只有活着他才能担当起那一份份的责任,无论生活多么的艰辛他都要忍耐着,都要坚强的活着,活着成了他最大的责任。作为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而且被命运之手一次次玩弄的劳苦农民,福贵有着太多的无可奈何。命运残忍地夺走了他身边一个个的亲人,但是让他活着,让他忍受着无尽的悲痛,但他又不能死,只要死神还没有来找他。因为他肩上还有着他的责任,对家庭,对亲人。只要还有一个亲人在他身边,他的责任就不能放下。估计福贵也曾想过以死来解脱,可是他没有他也不能,只要命运还让他活着他就必须活着,即使生活是那样的艰辛,活着是那样的痛苦。他知道自己的责任,活着就是他的责任。

微信群主与群员权利的核心区别,决定了群主与群员的不同职责。群主作为群的管理者和权力的拥有者,当然负有监管职责。群主应规范群聊行为,维护群聊内容的非违法性。对于群员发布的违法内容,群主应予警告,直至将该群员踢出群聊。

责任,这个无影无形的东西,它却一直压在我们的肩上,他让我们不能随心所欲,任意而行。福贵的一生就被各种各样的责任所束缚。面对苦难他不能逃避,只能默默地忍受。福贵是一个平凡的人,可是他能在那样苦难的生活中坚强的活着,让我们感受到了他的伟大。死是可怕的,是需要勇气的,可有时候选择活着需要更大的勇气。因为活着是一份责任,活着就必须担负起各种各样的责任。福贵能够隐忍的活着就是因为他不能放下对家庭对亲人们的责任,再苦再痛他也要活着。活着是一种责任,只要命运没有让我们死,我们就必须承担起这份责任,坚强的,勇敢的活着!

随着法律的不断完善和公民个人权益意识的不断提高,对于群内的违法行为或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如果群主不履行监管职责,则有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图片 11

群主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

为了活着而活着

民事责任☛群主如及时制止群员发布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则不会因存在过错而与发布不当内容的群员承担民事责任。否则,就有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余华是这样解释“活着”的,他说:“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因为活着,所以忍耐,去忍受命运强加的一切苦难,去承担生命赋予的所有重担,去摆脱痛彻心扉的绝望。只要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希望,活着本身就具有了重大意义。

治安处罚☛对群员发布的尚不够刑事处罚的违法内容,群主如果不履行监管职责,则有可能面临共同的治安处罚。

《活着》中从始至终都充斥着无尽的苦难。作者以其非凡的叙事功力把生活的真相深刻地刻画出来。福贵的妻子家珍,她对人活着的意义看得明白清楚。她告诉福贵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福分,只求每年都能给你做一双新鞋。”这不是对“为了活着而活着”的“活的哲学”的最好阐释吗?活着就是这样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而福贵对于自己苦难的遭遇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怨天尤人,相反却产生了一种积极的活的哲学:“我这辈子想起来也是很快就过来了,过得平平常常,我爹指望我光宗耀祖,他算是看错人了,我啊,就是这样的命。年轻是靠着祖上留下的钱风光了一阵子,往后就越过越落魄了,这样反倒好,看看我身边的人,龙二和春生,他们也只是风光了一阵子,到头来命都丢了。做人还是平淡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的死去,我还活着。”此时,活着本身给福贵老人带来的是莫大的安慰与满足,这是他生存的哲学。他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本身而不是别的,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只要活着他就满足了!

刑事责任☛对群员涉嫌犯罪的行为,如果不行使监管职责,放任群员违法犯罪,在主观上,有可能构成间接故意,从而与涉罪群员构成共同犯罪。所谓间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有意放任,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心理态度。

面对生活的贫苦,亲人的离去,福贵他无可奈何,因为这是命运的安排他无法改变。一次次沉痛的打击并没有把福贵打到,相反他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坦然面对生活中的苦难。失去了家产,失去了家人,但他并不是一无所有,他还有他的生命,他还活着。他活着不为名也不为利只为了活着而活着。当福贵牵着那头老牛一步步踏在田间时,他可以那样的坦然、平静地面对那遥远而清新的过往,并以亲手埋葬所有的亲人而感到安慰。“这绝不是麻木因为当与自己有着血的联系的鲜活的生命一个个相继消失于荒冢,深重的悲哀已融入血液,泪水只是一种徒然,活着成为唯一的理由。这是一种退回到生命本位状态的忍耐与张力。”想想我们每个生命体生存的理由不都是为了活着吗?我们活着,每天忙忙碌碌的劳动,尝尽生活的辛酸与苦楚不就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得以延续,为了活着吗?这是每一个生命最原始,最本初的目的。

专家点评

小说名叫“活着”,但通篇却被死亡的气息包围着。一次次残忍的生命掠夺,使活着变得艰难,生存充满苦难。当永无休止的苦难像是无穷无尽的风一样袭向那个非福非贵的福贵时,福贵经受住了那一次次的沉重打击,他忍耐着命运对他的残忍和无情,他坚强的活着。在那样苦难的日子里活着是需要足够的勇气的。福贵能够活着,是因为活着是他最大的责任,他不能放下他肩上的责任。也是因为福贵坦然的面对生活中的苦难,他活着不为别的,活着只为了“活着”。

对于微信群主来说,是你把人圈起来,创造了传播分享信息的公共空间。在创建时,法律就已经要求群主有义务对群内信息进行监督。”中国传媒大学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活着是一种责任”,“为了活着而活着”这是活着的哲学,生命的价值。当下我们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各种名利诱惑着我们,有人经不住诱惑甚至用生命去一搏,最终人财两空。我们应看到我们活着的责任,不要轻易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同时坦然的面对生活,坦然面对生活中的幸福,坦然面对生活中的苦难,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活着只是为了活着。活着的哲学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用我们的一生去学习,去体悟!(蒋文
黄陵矿业)

什么情况下群主责任可减免?

图片 12

“群主的责任主要是因为他建立了这个群而产生的。群主在建群、运用群进行信息交流沟通时,就要对群里可能发生的违法信息传播有所预见。如果在实际运行过程中,群主不能对群里的违法信息进行有效管理,等于没有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王四新说。

图片 13

“从法律上讲,这种分摊有不同的责任形式,不同的人是否违法也有不同的构成要件。从实际操作过程来看,群本身既有公共性也有私密性。微信群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公共空间,对于在这样一个空间里发生的事情,创建这个空间的人显然具有监管责任。群里的成员如果违法传播信息,其他的成员应相互监督,但是在群里面,其他成员和违法成员是平等关系,他们可以提建议,但是不能将违法成员踢出群。其他群成员的意见没有决定性影响,群主的意见才有决定性影响。”王四新说,监管责任和法律责任是挂钩的。当然,法律也给群主提供了减免责任或不承担责任的机会。在出现违法信息时,群主如果及时告诫、治理、清除违法信息,那么群主的责任肯定会减免。如果有了这些治理行为仍管不了,群主可以向有关机构举报或者向网络服务提供商举报。

完善立法明确标准迫在眉睫

在王四新看来,微信群组已经成为信息网络时代一种全新的社会组织形式。

不过,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目前国内立法似乎并未与这种新变化合拍。对此,有分析认为,如果不能从法律上界定聊天群组的性质,并进一步确定其运行规范,那么在处理相关案例时的法律条款援引不免让民众有所焦虑。

“如果要出台规定,我认为应将群组成员、群主、网络服务提供商的监管责任作为着力点,使整个信息传播过程合乎法律规范。可以实行事前追责原则,现在有一些互联网方面的法律可以适用到群组里,但对于管理主要还是强调过程管理。”王四新说,网络群组的人数、信息量以及可以发布的渠道都非常便捷、畅通、自由,而网络传播以后形成的影响更大、更快、更直接,所以我们需要从立法上对信息传播过程的各个环节作出规范和要求。

“目前相关部门对网络群组适用法律问题上的认识不尽统一,建议统一标准,在维护网络空间秩序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到网络表达对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价值。”郑宁说。

来源:警界

图片 14

图片 1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