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全球主要深水油气发现已形成美国墨西哥湾、巴西和西非的,去不掉的钢铁产能

企业概况

石油界将海域按深浅划分为浅海(水深不足500米)、深水(水深超过500米)和超深水(水深超过1500米)。  全球海洋油气资源丰富。据估计,海洋石油资源量约占全球石油资源总量的34%,累计获探明储量约400亿吨,探明率30%左右,尚处于勘探早期阶段。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评估,世界(不含美国)海洋待发现石油资源量(含凝析油)548亿吨,待发现天然气资源量78.5万亿立方米,分别占世界待发现资源量的47%和46%。  海洋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大陆架,约占全球海洋油气资源的60%。在探明储量中,目前浅海仍占主导地位,但随着石油勘探技术的进步,海洋油气勘探逐渐转向深海。目前,海洋石油钻探最大水深已经超过3000米,油田开发的作业水深达到3000米,铺设海底管道的水深达到2150米。  从区域看,海上石油勘探开发形成三湾、两海、两湖(内海)的格局。“三湾”即波斯湾、墨西哥湾和几内亚湾;“两海”即北海和南海;“两湖(内海)”即里海和马拉开波湖。其中,波斯湾的沙特、卡塔尔和阿联酋,墨西哥湾的美国、墨西哥,里海沿岸的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和伊朗,北海沿岸的英国和挪威,以及巴西、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都是世界重要的海上油气勘探开发国。其中,巴西近海、美国墨西哥湾、安哥拉和尼日利亚近海是备受关注的世界四大深海油区,几乎集中了世界全部深海探井和新发现的储量。  海上油气生产始于20世纪40年代,海洋油气勘探首先集中在墨西哥湾、马拉开波湖等地区;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则在波斯湾、里海等海区初具规模;上世纪70年代,是海洋油气勘探最为活跃的时期,成果最显著的是北海含油气区。此后,随着技术进步逐步向深水领域推进,形成了美国墨西哥湾、巴西、西非三大传统深水油气区。近年来,巴西盐下、东地中海、东非等其他深水区相继取得突破,发现了一大批世界级的大油气田,成为国际大石油公司的投资热点。2013年和2014年,全球十大油气新发现主要来自热点勘探海域。目前,全球90%左右的已发现深水石油储量集中在巴西、西非、美国墨西哥湾和挪威四大海域,亚太作为迅速崛起的深水新区,也非常值得关注。  全球已进入深水油气开发阶段,近几十年来,海上油气发现的平均水深不断加深。2010年,全球油气发现的平均水深为624米,其中在拉美地区油气发现的平均水深达到1211米,非洲1000米,大洋洲790米。比较而言,自2000年到2009年间,全球油气发现的平均水深为422米,而1991年到2000年间,平均水深仅为183米。2000年以来,深水油气勘探取得明显进展。至2013年底,深水2P油气储量已达到187亿吨油当量,是2008年的2倍,是2000年的7倍。当前全球主要深水油气发现已形成美国墨西哥湾、巴西和西非的“深水三角区”。  全球深水油气勘探有四新领域。新领域之一为深层“盐下”。目前巴西东部深水区盐下油气勘探主要集中在位于Santa
Catarina州和SaPaulo州海域的桑托斯盆地,盐下勘探活动始于2004年。巴西深水油气盐下开采技术难度大,单井成本高,但由于单井产量高,桶油成本是全球深水作业区中最低的,平均操作成本在10美元/桶左右,盈亏平衡点在40美元/桶左右。目前的低油价水平对正在进行的巴西深水油气项目影响甚微,桑托斯、坎普斯等盆地的勘探开发仍然正常有序进行。  新领域之二为“超深水区”。“超深水区”是目前海域油气勘探的又一焦点,主要集中分布于西非海域、墨西哥湾、巴西近海、澳大利亚西北陆架、挪威中部陆架、巴伦支海、孟加拉湾、缅甸湾、南中国海以及日本海等。超深水区油气勘探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90年代后期以来持续活跃。近两三年,全球共钻探超深水勘探井约200口,绝大多数集中于巴西近海和非洲海域。全球陆续有超深水区重大油气发现,其中以巴西2006年在桑托斯盆地发现Tupi巨型油田和Iara巨型油田最为引人瞩目。  新领域之三为环北极深水盆地群。该区域由于自然条件及归属等原因,研究起步很晚且研究程度非常低,是未来深水油气的巨大增长点。环北极深水区已经有油气重大发现,主要集中在波弗特海的北极斜坡盆地、巴伦支海盆地和喀拉海区域。  新领域之四为滨西太平洋低勘探程度深水盆地群区域。主要包括日本海盆地、澳大利亚东南部的吉普斯兰盆地等,是深水油气的潜在增长亮点。  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趋势是:从浅海走向深水超深水;近海走向远海;从一般海洋环境迈向恶劣海洋环境和极端海洋环境;从水面向水下发展;从水下生产向岸上生产发展。

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布《关于促进国土资源大数据应用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未来五年,将围绕完善国土资源数据资源体系、推进国土资源数据向社会开放等八项任务持续发力,到2018年底,初步建成国土资源数据共享平台和开放平台,到2020年,国土资源数据实现较为全面的共享和开放,国土资源大数据产业新业态初步形成。
《意见》提出,目前,国土资源大数据发展和应用已具备一定基础,积累了海量数据资源,基本建成全国国土资源“一张图”数据库,但总体仍处于初级阶段,与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要求和国土资源事业发展新需求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亟需加大推进力度。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精神,积极推动国土资源大数据应用发展工作,《意见》提出了持续完善国土资源数据资源体系、全面推进国土资源系统内部信息互联互通、大力推进政府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服务、稳步推进国土资源数据向社会开放、有效提升国土资源决策支持能力、加强地质环境与地质灾害分析预警与信息服务、大力推进地质调查信息服务、培育智能化国土资源调查评价监测应用新业态八大任务,并明确了相应的进度安排。  《意见》明确,推动国土资源大数据发展和应用,在未来5年要逐步实现以下目标:构建统一的国土资源数据资源体系,建立国土资源数据共享开放新机制,打造国土资源管理决策服务新模式,培育智能化国土资源调查评价监测应用新业态。具体分阶段来说,到2018年底,各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在国土资源形势分析、决策支持和信息服务等领域的大数据应用取得初步成效;到2020年,国土资源数据资源体系得到较大丰富与完善,基于数据共享的国土资源治理能力不断提高,基于数据开放的公共服务能力全面提升,国土资源大数据在资源监管和公共服务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去不掉的钢铁产能?  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严控新增产能,并要求在2017年前压缩8000万吨粗钢产能,但是其进展却很缓慢。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去产能力度较大的有,攀成钢年内关停建材产能200万吨、唐山贝钢关停产能100万吨、杭钢关停400万吨,而这与8000万吨相去甚远。不仅如此,靠市场淘汰倒逼产能出局的效果同样不佳,如山西海鑫钢铁破产,但是600万吨的产能通过重组恢复了生产。  之所以钢铁行业出现停产而不破产,破产而不退产的怪圈,主要是因为钢厂下岗工人的再就业、资产损失引起的银行坏帐等原因。因此,钢铁行业出现好的企业活不好,差的企业死不掉的怪相。  现在看来,随着中国钢铁需求开始由升转降,产能过剩局面更加严峻,据测算,可能要出清约2亿吨的产能才能使钢铁产业过剩问题得到有效缓解。但是,压缩2亿吨钢铁产能,将意味着几十万工人失业,数千亿资产受到损失。  好在中央有关供给侧改革为淘汰过剩产能指出的新思路。去年12月21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依法为实施市场化破产程序创造条件,加快破产清算案件审理。接着去年12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  但眼下的问题是,钢铁产量不减反增,原因呢?恐怕只有“盈利”两个字。  以唐山为例,6月27日钢坯价格是每吨1940元,比上一日增加60元。这一价格确保钢厂每吨钢坯有200元的利润。据此推算,一个500万吨年产量的钢厂,一年利润远超10亿元,谁不心动。今年3月下旬,钢材的利润一度高达每吨千元的水平,大批停产钢厂也迅速恢复生产,而唐山的高炉开工率甚至超过88%。  钢坯价格还在上跳下窜。钢坯在6月下旬迎来两周连涨,倒逼钢价淡季不淡。中钢网数据监控显示,截止7月1日,全国20mmHRB400E螺纹钢平均价格2318元/吨,较上周上涨88元/吨。在经历了之前的大幅回落之后,这种行情在6月27日——7月3日迎来了转折,每天以30元/吨甚至70元/吨的拉涨幅度再度显现。  以国内钢坯价格风向标的唐山市场为例,截至7月2日,唐山地区普方钢坯主流价格为2070元/吨。其中,兴隆、国义出厂价格为2070元/吨,唐山鑫达钢坯出厂价格为2090元/吨。钢坯市场单周涨幅在230元/吨—240元/吨不等,创下了近期钢坯市场的最大涨幅。  记者调查也发现,时至今日,中国钢铁去产能才刚刚开始。实际上,瑞信对4月中国钢价暴涨的解释就能说明问题。“中国钢铁产业的去产能并未真正开始。”据瑞信估算,今年中国钢铁产能约12亿吨,国内需求在6.5亿吨左右,出口1亿吨,有4.5亿吨过剩产能。但瑞信也称,中国削减1.5亿吨产能将造成50万工人下岗、潜在资产损失4500亿元、直接坏账1280亿元,这还不算各种间接成本。  官方的数据也不乐观。国家统计局在6月27日公布的一组数据,使市场对于钢铁行业去产能难有了新的诠释:包括钢铁在内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今年1-5月份利润总额达到558.6亿元,同比增长74.8%。  梳理统计局数据发现,1-5月全国钢铁产量前几名,河北、江苏、山东粗钢产量分别为8352.27万吨、4590.98万吨、2919.63万吨,比上一年同期分别增产了0.3%、2.19%、5.47%,高于去年同期的8327.8万吨、4492.8万吨、2768.3万吨。  这和全国去产能的要求不符。“现在,这项工作正在有序地推进。”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近期在天津达沃斯论坛上透露,“十三五”钢铁的产能要去掉1亿吨—1.5亿吨。今年要去掉的钢铁产能是4500万吨,涉及到需要安置的职工是18万人。  为何钢铁去产能速度不快?从大钢铁三省的情况就可以窥见一斑。河北今年前五月钢材产量高达10693.01万吨,和2015年前五月的10291.80万吨相比,增产约3.9%;江苏前五月钢材产量高达5656.45万吨,和2015年前五月的5500.70万吨相比,增产约2.8%;山东今年前五月的钢铁产量为3924.68万吨,和2015年前五月的钢铁产量3635.30万吨相比,增产约7.9%。  “产量还是保持一个增加的态势。”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对记者说,中央要求降产能,但企业因为有利可图,还会偷偷生产。据悉,去年以来,高炉恢复生产的年能力已将近1亿吨了,停产的钢厂几乎都恢复了生产。可见,钢铁行业的去产能还远远没有结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