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南亚国家之间的务实合作,此番国内铜减产的企业中

企业概况

据道琼斯北京6月8日消息,中国海关总署周六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5月份中国进口原油2395万吨,相当于每日进口566万吨。  据道琼斯通讯社计算,5月份进口量较上年同期的2548万吨下降6%,但略高于4月份的2308万吨。  数据显示,5月份成品油进口量为400万吨,出口量为275万吨。  数据显示,中国5月份出口原油11万吨。

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中国和南亚各国的商界精英们提出,加强务实合作,可以帮助中国与南亚国家实现经济的整体发展,保持经济增长活力,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  首届中国-南亚博览会于6日在昆明开幕。博览会期间,南盟工商会前主席麦琪·哈希姆表示,过去的一段时间,当西方国家面临经济困境举步艰难的时候,中国和南亚国家之间的务实合作,使区域内的一些国家经济取得长足进展,中国也向世界证明区域共同发展可以通过扩展经贸往来和深化合作来实现。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哈利德认为,中国和南亚两大经济体,加起来的总人口超过全球一半,双方在诸多领域都拥有着高度的互补性,推动中国与南亚的合作长久发展对保持区域经济稳定尤为重要。  近年来,中国与南亚经贸关系不断攀升,各领域合作日趋深化。双边贸易额由2006年的347亿美元,发展至2012年的930亿美元。中国已成为南亚国家主要的贸易伙伴和外资来源国;同时,南亚则是中国重要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场和投资目的地。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副会长于平认为,中国与南亚经贸关系能达到今天的水平,有多种原因。首先,作为近邻,中国与南亚各国有着牢固的传统友谊,而近年来双方高层领导人更是频繁互访;其次,中国与南亚各国都是经济充满活力的新兴国家,产业结构互补性强、合作空间广阔;第三,同样作为发展中国家,各国也认识到只有加强合作,才能给人民带来福祉。  然而,虽然中国与南亚经济规模不断增大,双方贸易额的成长空间仍然巨大,但是双方仍需相互借鉴,促进优化贸易结构,重视并缓解中国与部分南亚国家间存在的贸易不平衡问题。  于平表示,双方应加强南亚产品推介,也要进一步拓宽合作渠道。数目庞大的中小企业、各地商会也应当利用好各种鼓励政策,携手加强在传统领域的务实合作,同时也应积极探索金融、环保、高科技等新兴领域。  “从南博会有很多南盟成员国及中国政府的高层官员出席看,南盟和中国对推动经贸和商务关系向更高层次发展都有着强烈愿望。”南盟秘书长萨利姆表示,南盟要不断夯实与中国之间的区域经济合作,充分利用好中国与南亚地区的资源,并借此帮助南亚国家摆脱贫困问题,使这一地区成为充满活力的经济持续增长热区。  印度出口机构联盟主席拉菲克·阿赫迈德表示,中印双方要不断发展经贸往来,这也是双方的现实需求。印度希望双方能在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技能培训以及工业研发等方面采取措施,促进贸易便利化。  孟加拉国驻华使馆的资料显示,近年来孟加拉国通过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了华为、中兴、海尔等集团在当地投资办厂。中国政府也对皮革、纺织品、电子元件等近5000种孟加拉国商品实施免征关税的优惠政策。  为营造良好的互利经贸合作环境,挖掘中国自南亚国家的进口潜力,首届南博会商品采购大会主要邀请国外厂商作为供货商,而中国厂商作为采购商。  巴基斯坦星球能源公司总裁萨义德说,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南亚国家商品卖到中国消费者手中,为了实现中国和南亚地区经济的全面可持续发展,双方还需要鼓励更多的市场拓展、外商投资、技术和劳动力转移、人力资源研究,鼓励发展创新和高新技术产业。

6月伊始,从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传出消息,称目前国家正在寻求购买20万至30万吨铜,消息一出立即引来了市场上的多方关注。有分析人士指出,国家收储铜的行为一方面是一种价格下行趋势中的抄底行为,而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当前由于各大铜企减产,所引发的铜金属供给不足的境况。  据了解,国内的铜行业在5月末集体迎来了一阵“减产风”,受到减产影响,铜价近日的确开始出现逐步回升。  铜行业刮起“减产风”  由于近一段时间来铜价持续疲软,铜库存依然居高不下,5月末,一轮铜企减产潮正在悄然形成。作为中国最大铜生产商江西铜业(600362,股吧)目前也开始减产,目前已经关停了两座设备,合计年产能约为46.7万吨。  据了解,和江西铜业一同减产的还包括由其控股的北方铜业、鹏晖铜业。其中鹏晖铜业4月产量同比减少约20%。  与此同时,中国第三大铜生产商金川集团高管5月24日表示,该公司已关闭年产能20万吨的冶炼设施。此举可能使该公司今年精炼铜产出减少逾16%。而在更早些时候,国内第四大铜生产商云南铜业(000878,股吧)宣布减产。  除了国内的铜企之外,不少海外的铜企也纷纷开始减产。力拓Bingham
Canyon铜矿区因发生土石流减产约10万吨、同时全球第二大铜矿印尼Grasberg因隧道塌方事故出现人员伤亡而在5月关闭,而五矿资源Freeport印尼铜矿项目也宣布停产。陈维君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矿难频发、罢工以及铜价下跌导致废铜供应偏紧,国内外部分铜企的确迫于压力甚至关停了部分铜冶炼生产线。  不过卓创资讯铜分析师李雪告诉记者,此番国内铜减产的企业中,绝大多数都是用以废铜为原料来冶炼铜的企业,而以铜精矿为原料的企业却在加大开工力度。  据悉,中国去年精炼铜产量约为606万吨,有200万吨左右的精炼铜来自废铜加工,而中国废铜75%左右依赖进口,其价格受铜价影响明显。  而伴随日前铜价持续下滑,精炼铜和废铜之间的价格差开始逐渐收窄,使得海外供应商限制面向中国的废铜出口,而一些废铜供应商也开始持货待涨,使得废铜供应非常紧张,外加上海关近日开展的“绿篱”行动,更增加了铜进口的难度。陈维君  “现在能把生产原料改为铜精矿的企业都已经改了,不能改的只能减产。”李雪说。  “国储”效应  此轮铜企的减产直接导致了铜局部供给不足的局面。据了解,仅江西铜业一家企业,其精铜产量就占全国总量的20%左右,现在企业减产,给整个铜市场产量带来巨大影响。  而江西铜业副总经理吴育能在日前召开的上期所衍生品论坛上也认为,同行产量都在下降,目前国内铜处于供应紧张的局面。  日前有消息指出,国家物资储备局开始寻求购买20万至30万吨铜,记者随后曾通过多种联系方式试图向国储局求证该消息,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而根据分析人士预测,这将相当于下半年中国铜消费量的4.5%至6.8%。“这和当前铜供应紧张不无关系。”  “一些国外仓库提高升水,吸引库存流入,而国内的一些库存被吸引到国外的仓库中,而流出又会受到诸多限制,等待时间很长,导致铜短期被锁在库存里面,再加上国内冶炼厂减产或停产,并有惜售的情绪,这就使得现货市场铜供应相对紧张。”富宝资讯铜分析师雷连华说。  事实上,最近一次国家收储铜是发生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当时铜价徘徊在2.5万元/吨附近。中国政府在2008年12月提出将收储基本金属,而受此影响,国内铜价正式进入上升通道。  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并不是收储铜最好的时机,因为铜价今年尽管出现了下跌,但是与2008年的低点相比,现在的价格依然高出了一倍多。  “目前沪铜价格是金融危机时收储价格的近1倍,远远高于真实的生产成本,尽管其价格有金融属性作为支撑,但在当前的价格进行收储并不怎么合适。如果国储局真的在此价位分批收储铜,此将给高企的中国铜库存现状带来极大的利好,且给沪铜从基本面上带来强力的支撑。”雷连华表示。  不过,市场上也有分析师指出,国储局收购铜能带来多大的影响,主要还是取决于其收储的量究竟有多少,而这个收储量的数字至今也只有传闻,并没有明确的消息,但是按照当前铜价形势来看,国家收储的量将相当有限。  铜价长期难获支撑  从铜企自身的解释来看,此轮减产是为了对铜价进行支撑。据悉,由于一些铜冶炼企业当前的原料库存处于危险边缘,若不减产将面临较大的补库存需求,而在铜价持续下跌的行情下必然会影响这些铜企的经营业绩。  “此轮减产将有利于引导铜冶炼的原料供需市场重归均衡状态,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当前持续下跌的铜价形成支撑,最终改善企业毛利率。”雷连华说。  不过白银集团高管马先在上期所衍生品论坛上表示,铜价现货升水,这只是短期对铜价构成了支撑。  受到减产的影响,铜价在短时间内的确获得提振,现货升水一度达到600元,但是根据最新数据显示,6月7日,上期所沪铜当月合约收盘价为53680元/吨,现货升水在40元左右,下滑幅度明显。  事实上,从长期来看,铜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而高企的库存仍然是困扰整个行业的顽疾,因此市场上不少分析人士认为,铜价长期还是难以获得支撑,价格仍将出现继续下跌的情况。  不过还有分析人士认为,此轮减产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消化日益高涨的融资铜风险。  据了解,伴随企业纷纷减产,铜行业过剩的现象将受到抑制,使得整个市场变得更加平衡,而一个稳定平衡的市场恰恰是融资铜所需要的。  安信期货铜业分析师佟玲日前对外表示,国内铜业生产商集体减产是为了“消化”融资铜风险而保价护航。“大量融资铜需要实体经济消化,涉及该业务的生产商需要一个稳定的市场,而这才是减产背后的深层逻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