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决定集体上调价格,河北省也发布了超市场预期的去产能方案

新萄京

【四大煤企6月下水动力煤价格将普遍上调10元/吨】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刚刚结束的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与神华、中煤、同煤、伊泰四家煤炭企业召开的“4+1”会议决定,6月四家煤炭企业下水动力煤价格将普遍上调10元/吨,符合市场的预期。(中国证券网)

供给侧改革为当前煤炭企业脱困开出了一剂良方。晋煤集团正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抓手,以创新为驱动力,“悄然”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延展。2015年,企业非煤产业收入已占到集团总收入的89.7%,产业特色正向竞争优势加速转化。

继山西、内蒙古等省市发布“去产能”目标后,河北省也发布了超市场预期的去产能方案。其中,国有老煤炭集团冀中能源和开滦集团将共退出煤矿97处。

5月27日,据中国证券网消息,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刚刚结束的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与神华、中煤、同煤、伊泰四家煤炭企业召开的“4+1”会议决定,6月四家煤炭企业下水动力煤价格将普遍上调10元/吨,符合市场的预期。

“三去”围绕“实”字做文章

除了退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路径来消化这些产能呢?随着今年3月以来国家环保部连续对大同、苏新、北控等多个大型煤化工项目环评开闸,市场上关于煤化工“春天”来临的呼声再起。

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的分析报告认为,此前大型煤炭企业价格政策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持平,并不利于此时价格上调,但煤炭供给侧改革持续发力,有效缩减了动力煤供应量,给煤价稳定提供了基础。在目前供需两弱的格局下,此次“4+1”会议决定集体上调价格,不失为煤市僵持状态下动力煤价格“以涨保价”的最好选择。

目前,晋煤集团已对旗下效益低下、扭亏无望的9座矿井采取了停建和缓建措施,并对三个老矿井逐步实行减产和停产措施。同时,在煤炭品种上努力创新,不断生产出符合市场需求的煤炭新品种。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我国共消耗煤炭29亿吨,其中电力、钢铁、建材行业分别耗煤13.8亿吨、4.8亿吨和3.8亿吨,同比分别下降6.1%、3.4%和8.4%,唯独化工行业耗煤量增加至1.9亿吨,同比增长9.9%。

在晋煤集团赵庄煤矿,呈现出一抹与煤炭寒冬下的亮色,紧张运转的洗选设备正将一种名为“蓝天一号”的清洁煤种装上火车。通过洗配煤技术改造,晋煤集团不断生产出“蓝天”系列清洁煤种以及专供电厂需求的“晋优”系列新品种。去年以来,“蓝天”系列清洁煤种在京津冀地区销售火热,并与河北省发改委签订了80万吨/年的供需合同,仅此年可新增效益2亿元。

或许正是因为煤化工行业用煤的逆势较快增长,煤化工实现煤炭就地转换或成为“去产能”下尽快出库存的选择。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在青岛举行的一次国际煤化工论坛上却有另一番发现:兜售技术的企业满满当当,大型煤企却无一到会。

在河南省开封市,晋煤集团全国22家控股化工公司之一的晋开化工公司,煤炭在这里被转化成国际畅销的液体肥料产品,出口至美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规避了普通煤化工产品的市场价格“博弈”。

环评加速难掩失意

2015年,晋煤集团化肥出口量达到250.54万吨,大约相当于250多万吨煤炭变相被国外市场消化。同时,晋煤集团还积极构建化工产品的一体化销售平台,成功与中化化肥、中国农资等40余家客户开展合作,统一销售尿素55.4万吨,不断打通煤化工产品“去库存”新通道。

“冷清” !

在目前国家大力推行新型、规模化农业的扶持政策下,晋煤集团看准煤化工下游产业——农业的广阔前景,探索煤炭向煤化工产业链发展后继续向农业产业链延伸,在河南省5个地市及吉林省舒兰市,晋煤集团购置了数万余亩耕种土地,与中国农业大学合作,对农业产业进行整体规划设计,在进行玉米、小麦等大粮种植的基础上,各种高端精品粮食产品也不断走向市场。

陈浩是一家煤化工技术领域的企业负责人拜师,冲着“国际”二字,他带领公司另一位主要负责人与会,以期在“2016中国新型煤化工国际研讨会”上有所收获。

在“去杠杆”的道路上,晋煤集团一方面强化子公司融资主体责任,加强现金流预警,提别是严防“注水”的贸易数字,防范投资及资金链风险。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该次为期两天的会议,一无外宾或大型知名外企与会,二无大型煤炭或煤化工企业主要负责人与会,除了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顾宗勤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金涌及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部主任郭森的三场报告相对“有料”,其余大量时间都变成了技术推介会、产品发布会。

2015年,晋煤集团多个新产业初建成效。晋煤集团投资生产的国际尖端激光投影设备产品上市不久便与国内知名院线企业签订订单5000余万元。

而会议主办方中国某能源学会一位高层也私下坦陈,如果不是有“国际研讨会”的名头,甚至专家都请不来。反而,会场上最积极的是携煤化工领域相关技术的参会者。

投资的旅游产业——柳氏民居在节日期间游客有数万人次,未来开发前景广阔。在山西省委省政府“百企千村产业扶贫开发战略工程”总体部署下,晋煤集团已逐步在山西省左权县、和顺县、神池县、娄烦县、隰县5个特困县投资发展优势农牧产业,预计项目建成实施后,年收益可达数亿元……

与令人失望的青岛煤化工国际会议相左的是,今年以来,国家环保部针对煤制气项目连续开闸:环保部于5月8日已正式受理了伊犁新天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2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此次公示版本内将“蒸发塘功能变更为事故暂存池,用于储存污水处理站调试期间非正常排放废水”。“暂存池作为暂存污水处理厂调试期间的废水,待系统运行正常后逐渐将水池中澄清水返回厂区重新利用。这样正常情况下暂存池为空池。”此外,在发改委的路条中,新天项目将承担固定床碎煤加压气化废水处理的示范任务。新天项目此次将蒸发塘明确定性为事故暂存池,意味着煤化工行业真正开始践行“零排放”承诺;稍早前,2016年3月,环保部批复了潞安长治煤制油项目和中海油大同煤制气项目环评报告;2016年4月,环保部批复了苏新和丰煤制气项目与北控京泰煤制气项目环评报告。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自2014年以来,煤化工项目首次出现环评集体过关的现象。

“一降”针对“效”字想办法

不难理解这些技术推广者急切地希望在看起来要“回春”的市场分一杯羹。然而环评提速背后的事实可能并不像他们表面看到的一样。

古书院矿、王台铺矿、凤凰山矿分别是晋煤集团有着50多年历史的老矿,随着资源的不断枯竭,冗员突出明显。晋煤集团通过“转移不转产”的方式,将技术人员逐渐分流至资源整合矿井,为资源整合矿井的生产提供技术支撑,这三个老矿共分流职工1800余名。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前述环保部连续通过的四个煤化工项目,除了北控煤制气项目之外,其余三个均接近瓜熟蒂落,换言之,这些项目属于“先上车后补票”,目前都接近于建设完工了。“否则,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国有资产风化成一堆废铁吗?”前述知情人士称。

2015年,晋煤集团通过转岗分流、提前退养、停薪留职等方式实现总体净减员3238人。

而北控煤制气项目之所以获批,据知情者透露,则是与北控集团的强势向上反映有关。但这个项目是否会投入建设还是个未知数。

另一方面,以“科技提升、降本增效”为主题,各种群众性创新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晋煤集团以“即给帽子又给票子”的方式,激励职工的创新、节约意识,形成人人想办法、人人促节约的氛围。

“北控煤制气项目干不干现在都是一回事儿。企业没有钱,怎么干?”知情者透露,北控煤国内已建成的四大煤制气项目集体巨亏,北控望秋知寒,在短期内或不会真正推进。

2015年,晋煤集团共收集“五小”创新成果847项,优秀金点子100多件,企业生产成本从点滴处得到下降。2015年,晋煤集团商品煤完全成本同比下降9%。

事实上,盈利性不强已经成为煤化工项目遭到“冷遇”的直接原因。与2014年之前煤化工项目的炙手可热相比,在经历国际油价暴跌之后,绝大多数煤化工项目已接近成本线甚至开始亏损,煤化工的关注度出现严重下降。

“一补”突出“能”字求跨越

“据我了解,当国际原油价格跌破30美元时,包括煤制甲醇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二甲醚及煤制油气、煤制尿素等所有煤化工项目,无一例外,都陷入了亏损状态。”顾宗勤表示,油价暴跌之后,煤化工的盈利能力如今早已今非昔比,一个个肯定不赚钱的项目,谁还会愿意投资呢?

晋煤集团不断开拓新的煤炭产业链延伸路径,在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问题上集中全力,在发展弱项上持续发力,在转型上不断谋求新出路,努力实现企业在项目支撑“能”力、科技提升“能”力、转型生存“能”力的跨越。

然而,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截止到2015年9月,各地上报国家发改委欲获得“路条”的煤化工项目就达104个,总投资额估计在两万亿元左右。

由于晋煤集团生产的煤炭属无烟煤品种,更适合发展煤化工下游产业,使得晋煤集团在煤电下游产业的发展上相对较弱。因此,晋煤集团加快补齐电力短板,不断加强对外合作,去年,与大唐集团、华电集团正式签订协议,准备在安峪、安阳、襄垣建设煤电项目,目前正在加快落实实质性合作内容。同时,十年磨一剑,去年8月,晋煤集团在旗下赵庄煤业正式开工建设2×660兆瓦低热值煤坑口电厂;在湖南攸县的2×630兆瓦电厂项目也进展顺利,两台机组预计分别将在今年6月和9月投产,年可增加用煤量150万吨。在补齐煤电短板的同时,晋煤集团还努力加大低浓度瓦斯发电的利用,不放过低浓度瓦斯增收创利的“蛋糕”。目前,6个分布式瓦斯发电项目正在加快建设,建成后年可新增瓦斯发电量3000万度。

煤化工难解“去产能”之痒

2015年,由晋煤集团与科研院所合作设计的“晋煤炉”技术研究获得成功,并通过专家评审。“晋煤炉”不但可以完全气化晋城无烟煤,还在煤炭原料的适应性上更加广泛,目前晋煤集团正在进行“晋煤炉”示范项目的选址建设。

对于环评能够开闸加速,坊间认为,这三个分布位于山西、新疆和内蒙古等煤炭主产区的煤化工项目,旨在提振相关区域抗击需求不振及煤炭价格下行风险发挥积极作用。

晋煤集团坚持“走出去”,逐步挣脱煤炭及煤炭周边产业发展的束缚,向着更多的领域进发。生物制药产业蓬勃发展,生产的“贝飞达”产品成为目前国内市场上治疗肠道系统疾病唯一的肠溶性生物药品,单品年销售额就达到1.63亿元。同时,晋煤集团努力向着资本化平台迈进,为企业发展谋求更多的融资渠道,下属的晋桦豹公司和北京朗德公司先后在新三板成功挂牌,实现了企业上市“零”的突破;目前,晋煤集团煤层气产业重组上市工作目前也正加紧进行中……

进入2016年,经济领域最热的词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最受关注的则是“去产能”。在供需失衡的大背景下,化解过剩产能,重新寻得供需平衡,成为煤炭行业当前脱困的核心任务。

伴随着我国煤炭工业的发展历程,晋煤集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伐“悄然”而有力,正一步步冲破当前煤炭产能过剩的困局,努力实现企业又一次的蜕变与成长。

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在近年来淘汰落后煤炭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3年至5年的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而在国家能源局层面,煤炭去产能的目标则更加具体。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指出,从今年开始的三年内,原则上严禁新建新批煤矿项目,今年力争压掉1000处矿井,产能6000万吨。未来三年力争使煤炭产能和市场需求相匹配。国家能源局将督促各地落实中央去产能决策。

“两个5亿吨目标之下,意味着煤炭行业用三至五年时间要直接‘去产能’5亿吨,相当于目前全国总产能的9%左右。”一些政策研究者认为,站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煤化工2015年度的耗煤总量才仅仅不足2.5亿吨,因此,煤化工项目即便再次加速审批,在短期内仍然无法肩负煤炭行业去产能的重任。

而已经投产的煤化工项目尽管设计产能颇具规模,但受制于国际油价影响盈亏水平,是否能持续实现煤炭就地转化仍然存疑。

2014年6月,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会长李勇武曾认为,到2020年时,国内煤化工产业整体耗煤量将达到7.5亿吨以上。彼时,国内已投产煤制油项目的产量达到170万吨,甲醇产量达到2900万吨,煤制烯烃产量180万吨,煤制气天然气示范项目产量也达到了27亿立方米,产业规模位居世界首位。基于这一乐观形势,李勇武认为到2020年时,预计中国煤制油和煤制气规模分别达到3000万吨和500亿立方米。

在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潘爱华看来,当前(2014年6月)处于运行、试车、建设和前期工作阶段的煤制油项目还有26个,煤制烯烃项目64个,煤制气项目67个,预计2020年,将形成4000万吨煤制油产能,4100万吨煤制烯烃产能和2800亿立方米煤制气产能。

但现实中,如果国际油价持续低于60美元/吨,则李勇武和潘爱华预判的上述巨大煤化工产能,无一例外都将难以实现。

然而,在内蒙古自治区公布的《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初步方案》措施中,依然包括“实际情况,内蒙古煤炭行业要把化解过剩产能与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结合起来,通过兼并重组、产能置换、优化升级等途径”。

“2015年之前的煤化工狂热基本都是不理性的,产煤大省刻意强调提高就地转化率,企业抠破脑袋想着谋取暴利,地方政府瞒天过海帮忙出具各类不合规手续,结果呢,那么多的项目烂尾了。”一些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新疆和内蒙古是目前煤化工项目烂尾最多的重灾区。

不过,随着财政部发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以及后续通知,中央财政拨付2016年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276.43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将对超额完成目标任务量的地方,按基础奖补资金的一定系数给予梯级奖补资金。

在补贴政策“指挥棒”下,“去产能”的重点似乎又开始转向压缩、关闭和整合产能。当前各省份上报去产能目标汇总已经超过了国家的预期目标。

在清华大学教授金涌等专家看来,煤化工迎来春天或是假象。就煤炭企业去产能及脱困自救的基本路径看,“多把煤炭当原料”只是一个努力方向,更多的煤炭,仍然有待于电力企业超超临界燃煤发电体系的全面建立和完善,进而成为更加高效、洁净和绿色的能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