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为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宏观规划和综合利用提供地质依据,    各部门、各筹备组负责人分别对2017年工作进行了总结

企业概况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华民族面临的一个全新的阶段、前所未有的发展现状,从实际出发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战略判断,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是一个重大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新时代”概念甫一面世,便引起了国内社会各界的广泛共鸣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从战略高度认识国土资源管理新时代的职责定位,是做好新时代工作的最高遵循,也是今后开创国土资源管理新事业的基本出发点和重要前提,对于国土资源管理工作同样具有巨大的指导意义,包括战略任务、发展坐标、着力点和具体举措都应和“新时代”的判断直接相关,新时代新理念新目标新蓝图对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提出更高要求。
  新时代的前行,新发展周期需要新的制度供给,强化监管制度建设已成为当下我国经济社会管理中的一个“主题词”。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督管理制度是矿产资源法律法规体系的核心制度之一,也是国家治理体系中的重要内容。新时代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必须围绕这个重大判断,各项监管制度顶层设计、行动理念、路径安排等都应体现“新时代”使命特点。但从目前实践看,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在制度框架、市场规则、责任主体、基层力量等方面仍面临着诸多新问题,有待健全完善监管制度、公众参与、运行机制、监管方式,适应、把握、引领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的新时代。面对新时代发展形势,国土资源系统应把握新时代使命与责任,积极适应新时代发展坐标,以改革为主线,创造新改革路径,突出全面深化改革新举措。在矿政管理中,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监管体制,把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工作作为推进改革的重要抓手,创新监管方式,跟上时代节奏,提升服务质量,这对于促进矿业的可持续有序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新时代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督管理制度建设中存在的问题
  1.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框架已较完备,仍存漏洞与缺憾
  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是矿产资源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国家法律赋予矿政主管部门的重要职能和责任,维护有序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秩序离不开有效的监管。当前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及配套法规的“四梁八柱”已经形成,国家和部委先后出台了多部行政性法律法规、多项部门规章和政策性规定以及各省(区、市)根据当地矿情实施的监管
配套制度。但因多种原因仍存一些监管的漏洞和缺憾,如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休眠现象较为严重、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公开的成效不高、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太软、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配套制度和标准不够完善、监管者的消极和自限行为等,还从不同程度上暴露出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设计缺陷。因此,总体而言,我国当前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的行政法规和专业性技术性规定为补充的全方位、多层次的监管体系已基本完备,有章可循,但真正难点不在于技术性的规定,而需改进的是在新时代条件下的择优筛选问题,选择那些最好的监管方式,使建立监管制度的目的得以充分体现,这也是实现有效监管的必要条件。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制度本身并无错,而矿业经济发展当中显化出来的监管漏洞和缺憾才是监管愿景难以实现的症结根本所在,因此,对我国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进行深层次的改革是建立监管权威的必由之路。
  2.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市场规则已具雏形,仍待完备
  我国仍处在市场经济体系不完善阶段,从实践层面观察,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尚未根本改变,各级政府在涉及市场监管方面的政策性文件最多,调整最为频繁。其中成熟度高、易于提炼上升为法律法规的内容,也不很多,且存在争议。同时,矿业权交易行为在原有法律体系中的设计,也存在与新时代的新常态形势下矿业经济发展不适应问题。一些地方、单位政治生态恶化,更多的是集矿产资源所有者、社会管理者、行政监管者三重身份于一体,缺乏必要制衡监督之缘故。我们的矿业监管和制度体系中,社会公众参与监管不到位,这也恰恰是需要花大气力研究补充的内容。无论是“全民所有”的资源监管,还是所有制制度的代表资格;无论矿产地或潜在矿产地的区域及社区管理,还是矿区综合管理及其综合整治的实施;无论矿业权取得前后,还是勘查开发过程前后;无论矿山生产阶段,还是闭坑阶段,都需要公众有效的参与,不能让不规范行为成为市场主流。
  3.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注重生态责任,仍需要加大执法力度
  目前,矿业经济仍在低迷中徘徊,企业资金链条紧张和矿山效益滑落等趋势未改,对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的建立及资金来源等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矿山企业作为矿山环境破坏、污染的制造者,企业的发展时常“只拉车,不看路”,忽视矿山企业理所当然应承担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矿山作业开始直至闭坑后的生态整治工作,未按矿山开发利用实施方案增加投入,加上在资源开发企业“背弃”治理中的绿色契约,不尊重与当地政府、矿产地民众的契约,相关法律制度又对绿色契约保护不力,缺乏应有的跟进规制定力,致使维护生态保护正能量责任缺失,三令五申强调监管依然没有挡住破坏生态的脚步。公共治理作为现代政府社会管理体系中的一项重要职能。在社会治理中过多关注行政指令等常规性工作,对一些违法违规行为还存在监管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现象,理应由矿山企业承付的环境责任却亲自抓治理,让企业“搭车”,有些地方政府在矿山环境“新账”和“旧账”治理中甚至嬗变为与企业同等的主体角色定位,政府和矿山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模糊,厘清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领域生态责任边界,对破解走好生态监管这步棋至关重要。
  4.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体制基本捋顺,监管职责尚待进一步落实
  长期以来我国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是多方位进行的,勘查开发中的生态、安全等方面多家管,多头监管现象还普遍存在,各机构之间的职能重叠交错,有关措施缺乏相互照应,存在着遗漏和抵触现象,基本仍是“各投其资、各负其责、各司其职、各计其功”的局面。有些部门积极进位,主动争取“话语权”,按部门意志解释法律,提出各自的监管政策与主张,这就可能造成“多头管理”之实,各部门之间的监管职责缺乏有效的协同创新机制,这也是制约当前监管的统一性和高效性的原因所在。矿产资源勘查开发过程中各部门按各自要求实施监管职责,缺乏有效衔接,存在责权利不统一,监管分割,监管“盲区”“真空”现象严重,致使监管效能打折扣,难以实现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1+1﹥2的效果。
  5.基层监管队伍与力量不断壮大,尚需增强相应配备
  目前,基层管理普遍问题是任务繁重,但队伍相对薄弱,人员编制明显不足,无法靠基层现有力量完成上述法规规定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任务。加上监督法规依据难以适应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1996年修改的《矿产资源法》及其配套法规已实施近20多年,各种情况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内容也已不适应新时代条件下的新形势的要求;许多相关部门规章、地方法规也面临同样问题,也造成了违法违规勘查开发行为或接到违法违规行为举报后查处障碍。
  二、新时代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制度建设的建议
  1.健全完善法规,提升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水平
  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作为尽职尽责保护、节约集约利用矿产资源的重要抓手,是一项环环相扣的管理体系,需要适应新形势,进一步深化认识,规范监管途径,建立健全监督制度,探寻新的制度增长红利。一是法律法规是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紧箍咒”,也是实施有效监管的“护身符”,尽快修订相关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督管理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监管法规体系,把“把脉会诊”作为常态,及时跟进解决监管制度中诟病断根的“良方”,强基固本,对原有法规体系中已经不再起作用,或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法规进行必要之修改,为监管找到制度这个“锚”,以推动问题解决和责任落实落细。二是在监管法规的制定和修改过程中,立足行业,深入调查研究,理顺监管工作关系,重构制度框架和监管框架,把握制度利好可带来的“监管边际”,因此,为适应新时代新周期矿业发展的要求,应未雨绸缪,尽快修改完善《矿产资源法》,减少理想化、形式化和碎片化色彩的规章制度,为监管选准、选好“治道”,建立长效的执法监管内生动力机制,秉承用制度保驾推进监管工作法制化、制度化、规范化,做好修法与相关法规的衔接,进一步树立监管权威也至为关键。
  2.完善监管体系,构建有效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公众参与”机制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全面推进政务公开。要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原则,推进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在长期以来政府“唱独角戏”的条件下,还难以全面解决监管中的诸多矛盾与问题,需调动社会公众这支力量,形成全社会公共监督、公共治理的监管体系。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有关信息公示这是国际惯例,是公众参与民主监督的基本路径。建议在不妨碍国家经济安全和不侵害矿业权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建立健全信息公示制度,让监管事项以公开化、透明化促进监管,有效地维护社会大众对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历史教训和现实经验证明,实行行政信息公开,健全完善的“公众参与”运行机制,依靠包括矿政管理相对人及利害关系人在内的人民群众维权监督,在治理体系创新中切实推进公众参与,不失为矿政管理系统最有效的“防腐剂”;也是改善和强化行政监管的利器。
  3.加强制度建设,完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生态监管
  现在生态平衡已经成为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的核心利益,生态文明的建设也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观俗在野”,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一部分,这对未来我国矿业发展理念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矿区涉及的环境和恢复问题,依照“先责任后权利”、“先保护后开发”的原则,明确采矿权人在环境保护与治理中责无旁贷的主体责任与义务,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给矿山企业真正戴上生态“紧箍咒”,把“谁开发,谁负责,谁破坏,谁治理”责任注入企业血脉,设定底线思维,强化对矿山企业主体的“行为追责”和“后果追责”加码升级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生态监管。政府在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中既要强化监督,清责也要减责,去政府投入杠杆化,让矿山企业承担起理应负担的治理责任,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同时,以监管制度改革补齐生态短板,在矿法及其相关法规中,明确监管规范标准、权限范围以及与相关具体的环境门类法规的相呼应,促进行政监管的社会性与生态系统的自然性深度契合,以适应新时代生态建设的新形势。
  4.改革运行机制,形成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全程监管合力
  界定监管主体之间的权责关系,解决权责不清、职能交叉的问题,加快部门内外监管的衔接建设,既要画好“同心圆”,也要共奏“交响乐”,这是矿业能够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梳理整个监管的权责清单和脉络,解决供给侧的有效制度供给问题,优化制度结构,调整利益格局,打破已有固化的藩篱,真正实现监管横到边、纵到底、全覆盖的无缝衔接。建议在《矿产资源法》修改中补充完善法律监管职能定位,理顺涉及多部门监管职责的合理划分事权。按照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总体要求,捋顺关系,超越行业、惯性思维理念,重新定位监管职责,完善监管体制机制,固本清源,以改革的心态来加强和实施监管协调,尽快解决好部门间点和面权力配置问题,积极构建以责任归位促责任、措施、监管到位的监管新格局。
  5.完善监管方式,提升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管效率
  一是全面调查省、市、县矿政管理队伍建设情况,会商有关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解决基层矿政管理行政编制和经费等问题,以保证基层矿政管理队伍的稳定和行政主体合法性,矿政管理干部职数和素质与管理任务相适应。二是完善督察员制度,加强矿产资源开发经常性的监督管理,健全行业监管体系,主管与监管分离,设立专业化监管机构,可探索购买第三方服务为主体的监管机制,提高监管效能。三是加强信息化建设,通过联网系统对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关键环节进行动态监管,依靠监管科技(Regulatory
Technology),架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一张图”综合监管平台,探索“互联网+监管”新模式,实现网上监管,并建立健全“黑名单”激励惩戒体系和社会监督监管体系。
  三、结语
  古人云:“制之有衡,行之有度。”良好有效的管理必须基于完善的制度标准和运行机制。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监理督管制度,作为集中体现法律行为底线约束原则的规范载体,面对新时代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中日益显化的新变化、新情况、新问题,查找分析系列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和原有监管制度薄弱环节,排查监管不到位的漏洞和缺位,尽快弥补新时代形势下的监管制度短板,切实完善监管制度,不断改进监管方式,全方位压实压紧制度“笼子”,让监管更有力,进一步提升监管效能和权威性。

    为进一步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总结2017年工作,谋划2018年发展,1月2日,中煤矿业发展有限公司召开了年度工作总结会议。会议由董事长、党委书记冯帆主持。总经理支吉,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战强,总会计师陈朝臣,以及各部门、各筹备组负责人和全体党员参加会议。

  “到成都去生活。”2017年,一首民谣歌曲《成都》红遍大江南北,也让这座被誉为“中国最宜居城市”之一的天府之城成为全民向往的幸福之城。
  未来的成都也许更值得期待!
  在2017年12月11日召开的成都市委十三届二次全会上,一份名为《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送审稿)》的文件获得全会审议通过。这份规划全景描绘了成都城市未来发展的空间脉络和蓝图愿景。从这份规划中,我们依稀可以看到这座沉淀着厚重历史底蕴的文化古城正一步步迈出坚实的步伐,即将在新时代绽放出蓬勃的生命活力。
  在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国际门户枢纽城市的过程中,成都市开展了大量基础性的规划和研究工作。其中,正在与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合作开展的城市地质三维可视化、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研究,将为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宏观规划和综合利用提供地质依据。
  2017年12月7日,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南地质科技创新中心在成都挂牌成立。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党组书记钟自然在成立仪式上表示,西南地质科技创新中心着力开展成都城市地质与地下空间资源地质调查,为成都市编制完善发展规划提出科学利用地下空间、地质资源的宏观判断和建议,通过创新工作机制,形成了“中央地方财政统筹、局市多方联动、深地计划融合、多元信息共享、业务平台共建、产学研用一体”的城市地质工作模式,为地质调查支撑服务城市发展提供了示范。
  会议详细介绍了《成都市城市地质与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地质调查总体实施方案》和《支撑服务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资源综合利用地质调查报告(2017)》。
  “这两份报告是中国地质调查局和成都市开展多方联动、统筹合作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将成为成都市未来城市规划的基础性地质资料,对于成都市城市空间布局优化和战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西南地质科技创新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
  阶段成果:成都地下空间地质条件总体良好
  据了解,成都目前正在实施“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城市空间发展新战略,构建“双核联动、多中心支撑”网络化功能体系,将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科学、综合利用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对优化成都市城市规划布局和国土空间开发、实现空间转型升级和城市集约、绿色、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根据2017年2月中国地质调查局与成都市人民政府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充分发挥优势,结合已有地质调查工作,联合10个单位,对16类、155份调查成果和近6500个勘查钻孔成果进行了集成分析和二次开发,系统研究了成都市城区与规划区5726平方千米范围内的地下空间综合利用的基础地质条件、应防范关注的地质问题和需统筹保护的资源,提出了分区分层综合利用建议,并在此基础上编制形成了《支撑服务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资源综合利用地质调查报告(2017)》(以下简称“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显示,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利用地质条件总体良好。一方面,成都市城区和规划区具有稳定的扬子板块基底,区域地壳稳定性好,区内发生破坏性大地震的可能性较低;另一方面,成都市城区和规划区下部基岩完整性较好,砂砾卵石土具有较高的地基承载力,可为区内大型、高层建筑的主要持力层,地下空间利用洞室稳定性较好。
  调查报告还提出了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资源综合利用需要重点防范关注的地质问题。调查显示,成都市西接青藏高原东缘,地处四川盆地西部,地貌类型涉及平原、台地、低山、丘陵,地质条件较为复杂,城市地下空间利用需要重点防范关注活动断裂、富水松散砂砾卵石土、膨胀性黏土、软土、含膏盐(钙芒硝)泥岩和含瓦斯地层、咸水等7个地质问题。
  同时,调查报告还提出,因地下空间利用具有较强的不可逆性,在规划与开发利用过程中需要统筹利用和协调规划其它优质资源。就成都来说,需要统筹保护的包括平原区和台地区下部的优质地下水资源、浅层地温能资源、生态湿地资源以及文物和地质遗迹资源等4类资源。
  合理规划:提出地下空间综合利用建议
  “通过综合考虑成都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利用的良好条件和约束性地质要素,结合区内地质结构条件空间与垂向上的差异,我们提出了成都市地下空间资源分区、分层综合利用的建议。”成都地调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说。
  据了解,调查报告中将成都0米~200米的地下空间资源分为了四层。报告建议:0米~30米的地下空间应加强特殊类土等地质问题防范与处理,优先以生活娱乐、停车场、地下商场等与人类活动联系密切的方式进行利用;30米~60米的地下空间利用地质条件总体优良,可优先利用,利用方式可以物流通道、综合管廊、地下交通等公共服务为主;60米~100米的地下空间利用应统筹保护优质水源地,协同利用浅层地温能资源,利用方式以生产储存为主;100米~200米的地下空间利用也要统筹保护优质地下水水源地,防范钙芒硝溶蚀腐蚀性问题,可作为中长期规划利用空间。
  同时,结合成都市“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城市空间布局和地质条件分析,调查报告也提出了成都市城市发展规划实施中地下空间综合利用地质建议。
  “东进”地区除龙泉山区外,地质条件总体优良,地下0米~200米范围有利于地下空间利用。建议将自动化程度高、环境影响大的工业企业转入地下,加强地下仓储、污染与垃圾处理、变电站、地下水库和洪水调蓄等利用。
  “南拓”地区,地下0米~60米地质条件优良。建议优先进行轨道交通、地下商业综合体、军事等高精端科研利用。
  “西控”地区,地下0米~30米富水松散砂砾卵石地质问题突出,30米以下需统筹保护隔水层和优质水源地,地下空间利用约束性地质要素较多,需谨慎开发。建议除轨道交通、综合管廊等重大基础设施外,不做大规模利用。
  “北改”地区,地下0~30米范围内富水松散砂砾卵石土和膨胀性粘土等地质问题较为突出。建议优先利用30~60米地下空间,加强地下仓储、物流、快速货运通道的建设和利用。
  “中优”地区,0米~30米地下空间利用程度高,同时约束性地质要素较为发育,30米~200米地下空间利用地质条件良好。建议进一步优化0米~30米地下空间利用方式,加强30米以下地下空间优先利用,以及地下综合交通网、商业综合体、综合管网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
  未来规划:为城市建设提供全方位地质支撑
  2017年,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与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积极贯彻落实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城市地质工作的指导意见》以及中国地质调查局与成都市人民政府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联合编制了《成都市城市地质与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地质调查总体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提出系统开展成都“空间、资源、环境、灾害、文化”综合地质调查,为成都城市“规划、建设、运行、管理”,以及“集约、智能、绿色、安全”发展提供全过程、全方位地质支撑。
  根据实施方案,成都市城市地质与地下空间资源地质调查将瞄准打造地上地下一体化的“透明成都”、支撑“智慧成都”规划建设与管理,建设国际一流的地下空间多资源协同开发利用的创新基地,创建地质调查工作支撑绿色发展的示范城市3大目标,有针对性地开展7项主要工作。
  实施方案明确,将紧密围绕成都市“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城市空间发展战略布局,一是开展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三维地质结构探测,系统查明成都市建成区地下100米和规划区地下200米以浅地质结构,建立三维地质结构模型;二是水文地质调查,查明成都市主要含水层及优质水源地,建立标准水文地质结构;三是工程地质调查,查明成都市工程地质条件和问题,建立标准工程地质结构;四是浅层地温能调查,查明浅层地温能分布和赋存条件,评价其资源潜力与适宜性;五是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获取不同用途地块水土环境本底数据,为土地规划和利用提供支撑;六是第四纪地质与断裂活动性调查,重建成都平原古地理环境演化历史,分层评估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区域地壳稳定性;七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与地质环境综合监测网络、城市地质信息系统及和地下空间政府决策分析平台建设。
  其中,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资源调查与探测将重点突出中心城区,以及天府新区、天府空港新城、成都国际生物城、简州新城和淮州新城等5大规划区,面积1584平方千米,选取天府新区中央商务区等5个典型地区进行地下空间综合应用示范;浅层地温能资源和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重点部署于南部天府新区和东部龙泉、简阳等地,服务于城市规划区绿色清洁能源利用以及特色农业和生态产业规划、发展;针对龙泉山断裂带和新津-成都-德阳隐伏断裂带部署断裂活动性调查与地应力监测,为成都城市安全发展提供保障。
  在调查技术方面,将通过地下探测与地面调查相结合的方式,采用综合地质调查、多时相遥感解译、多参数综合钻探、高精度综合物探、多维度地质云计算以及多要素综合监测等手段,系统开展成都城市地质与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地质调查,深入推进“一孔多用”、“综合物探”和“综合监测”的统筹。
  据了解,中国地质调查局与成都市计划通过5年全面完成成都市城市地质与地下空间资源地质调查。2018年至2020年,全面完成成都市城市地下空间资源探测与区域水工环综合地质、第四纪地质、浅层地温能、土地质量地球化学等调查;2021年至2022年,全面完成成都城市地下空间三维地质结构模型建设及资源综合利用地质适宜性评价、地质环境综合响应评价、资源潜力评价,建成成都市城市地质环境综合监测网络以及城市地质信息系统和地下空间政府决策分析平台。同时,在工作开展的过程中,及时将调查、勘查成果应用服务于城市规划、建设各项工作。

 

 

 

 

  
图片 1

 

 

    会上,李祥、陈朝臣分别以“运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应对我国经济发展新形势”和“学好新思想,勇担新使命,奋力新作为”为题,主讲了专题党课。党课结合十九大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客观研判了矿业公司当前面临的严峻形势和紧迫任务,号召全体人员要提振精神,积极进取,同心协力,共促发展。

    会议提出,当前矿业公司必须认清形势、精准发力、共谋发展。一要坚定信念,共同奋斗。公司的发展需要每名员工的积极参与,要树立信心,激发工作热情,调整工作状态,力争在逆境中取得前进。二要提高工作效率和执行力。各事业部要尽快制订出详细的工作计划,倒排时间表,坚定战略实施,推动项目落地。三要树立竞争意识。在寻求项目的过程中,要有敢闯、必争的精神,抢抓市场机遇,同时,要有危机意识,形成主动作为、共谋发展的工作氛围。四要立足自身,强化管理。要加强对公司各项制度的学习,且提高制度执行力。通过开展员工考核,对制度的落实情况进行检验评估。

    各部门、各筹备组负责人分别对2017年工作进行了总结,分析了存在的主要问题,并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提出了意见建议。与会人员纷纷建言献策,表示将坚定信念,团结一致,努力为公司2018年的发展贡献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